“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編輯:中華音樂網來源:網絡時間:2019-06-18
“他太豐富了!什么叫音樂?仿佛他50多歲才想明白。其實他此前所有的人生經歷以及對各種音樂類型的涉獵,都是為了今天做準備。”在國家大劇院聽過著名中阮演奏家馮滿天《山下山上》音樂會,濮存昕是這樣來形容自己的感受。
 
       繼廈門、廣州、上海站之后,馮滿天2019個人首次全國巡演第四站,6月16日晚在北京國家大劇院完美收官,年內還將在南昌、深圳、珠海等地陸續舉行。作為一個民族聲樂的巡演,反響如此強烈,掀起一股“馮滿天音樂現象”,這是他本人和業內同行們所沒想到的。觀眾們對音樂會的一致感受是,從未聽過這樣的音樂,是全新的體驗,過癮、夠勁。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馮滿天他自己是這樣闡釋“山下山上”的理念:山下,人在谷里,是“俗”,是入世的狀態。山上,有人,為“仙”,是出世的狀態。山上,若有我,則為喜怒哀樂而累。山下,若無我,便與天地相應而舒。
 
       咋聽上去,像詩言。聽完了,看完了,你會感同身受,那股興奮勁,久而不得消逝,欲罷不能。能這樣把音樂帶到人的內心深處,將虛幻化為現實,像稻麥與土地的關系,一頭扎根,一頭生長,那份感動和震顫,被淚水遮掩。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上半場《山下》,馮滿天與著名笛子演奏家丁曉逵、打擊樂手趙冰等滿天樂隊成員一起,將中阮、大阮、無品大阮,梆笛、曲笛、尼泊爾風鈴、中國大鼓、中國大鑼等20多種傳統民族樂器完美合體,并通過《酒狂》《戲鹿》《將進酒》《烏蘇里船歌》《信天游》等五首曲目的全新演繹,將阮與民歌、搖滾、爵士、戲曲、唐詩等多種藝術形式融為一體。
   
      下半場的《山上》,則關掉燈光,30分鐘全黑現場,神秘并朦朧著。并邀請視障朋友,走進音樂廳共同體驗,這在中國民樂界尚屬首次。樂由心生,馮滿天微神閉目,輕撫琴弦,像是輕聲細語,又似娓娓道來。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他以為,視覺會干擾人的感知。閉上眼,用耳朵來閱讀,才能更好地聽到自己的心聲。“很多時候,我們的心是鎖著的。阮其實是一把鑰匙,讓你通過音樂獲得心靈的平靜,打開自己的心智。”
  
       這算得上是“黑燈音樂會”,從頭到尾都是沒有樂譜的即興演出。《樂記》上說,“心心相合為樂”。整場音樂,完全靠樂隊成員之間的默契、樂隊與觀眾之間的能量互動,以及樂器間的旋律呼應來完成的。通過這樣的即興和任性,舍棄人為和故意,全然地表達出一種自然的態度。
 
       馮滿天覺得,中國古人的音樂,是一種思緒、思維的表達,也情感的發泄。其中是按照自然邏輯,而自然地流露,不做作,沒法預謀,不能事先策劃。這種音樂是即興的,沒有固定的曲式,“感當下之態,述當下乾坤。隨性和即興是中國傳統音樂最初的態度,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把它弄丟了。”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山下》音樂的感受很難用語言形容。“我從未聽過這樣的音樂,它給我的世界帶來了不一樣的色彩”,一位視障朋友如是說。更多的觀眾,都能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自在和寬容。用他們的話講,“閉上眼睛,沉浸其中,音樂好像把我的心從狹窄的籠子里放了出來,與星辰日月、大地山川同在。無欲靜處,身心空明。”
   
       在濮存昕看來,上半場,馮滿天的音樂是各種音樂的集大成者,已經是自由的狀態,而這種自由又在音律中。各種音樂規律已經長在他身上,只有深厚的積淀才能擁有這樣的能力。下半場,他繼續破壞人們的認知規律,想找到藝術的極致。下半場音樂沒有時間的概念,也沒有節奏、規律可循,就像宇宙中星體的爆炸,找不到規律。這很符合中國古人的思維方式——宇宙觀。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濮存昕還認為,馮滿天將對自然的感受表現在音樂中,就像老子說的道法自然,但表現的本體是阮。通過用指紋摩擦琴弦,以及電聲、打擊樂等的陪襯,展現了一次感官的開拓,原來音樂還有如此芬芳的色彩!他和阮已經融為一體,并出現了一種形態,我們在聽他音樂的時候如同在感受自然。馮滿天是在音樂中尋找生命的終極。音樂藝術的終極和宗教對生死的開悟是一致的。如果你的心和音樂在一起,就像受到一次洗禮,得到了休息。   
       
音樂人則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評價這場音樂會的效果。著名作曲家、音樂評論家瞿小松感嘆道,馮滿天開創了一種音樂現象。這種評價是否用點過,這事你只有親臨了現場,才會有相似的認同感。他把音樂處理成既傳統,又現代,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實在是讓人驚訝的閉不上嘴。中國音樂是否出了一個新品種,很多人情不由衷會有此提問。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瞿小松過后很興奮:不忙,不忙。你大腦里剛閃現‘文人音樂’四字,他已經到了藍調,到了鄉村搖滾。冷不丁,他喊一粗嗓,來一東北大秧歌!他來去自如。暗自為樂論家的尷尬無措扼腕。唉!沒法定論,干脆,哪兒也不擱!
 
       瞿小松給出他少有的肯定:中國當代藝術家已經開始對民族音樂進行新時代的思考了,馮滿天的音樂為這個民族的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找到了一個表達符號、一種全新的可能性。他還放出了狠話:我向歷史推薦馮滿天!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清華美院教授、著名藝術評論家蘇丹更是溢于言表:當下過于飽滿的視覺、聽覺美學體系會帶來很多戕害,讓人感覺到累。馮滿天的音樂里有很多親和的東西。它該滿時滿,該留白時則留白。好的藝術能微妙地把握這個度。
   
       媒體人楊瀾則是萬分感慨:他的音樂,說不清,記不住,忘不了,是心靈的一劑良藥。“馮滿天音樂現象”,是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長出來的一株文化新苗,是一個音樂新品種,他的音樂無法定義。

       近年來,國家領導人多次強調文化自信,并鼓勵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馮滿天不知不覺中,把這事給辦了。有評論認為,馮式的“無定義音樂”,讓有著2000年悠久歷史的阮,在新時代綻放新的光彩,使阮成為體現中國文化自信的重要載體。提升文化自信不僅是藝術家的責任,還需要觀眾以及所有中國人的共同努力。
“馮滿天音樂現象”引關注,中國音樂出了新品種?
馮滿天對此也有所感慨:近年來中國觀眾的文化素養,有了很大提升。這次巡演中,觀眾表現出很高的藝術欣賞水平,絕不亞于發達國家的觀眾。觀眾的接受和認可,激發出他更多的美好情緒,他更在意藝術家要和觀眾一起,向內尋找中國古人的思想內核,向外展示現代人的精神狀態。在國際環境中探索人類各民族的情感之美,用世界語言訴說悠久的中國文明。
 
        他由此生發一個愿望,希望通過巡演,探索古老與現代融合、中國與世界對話的更多可能性。他有這個心勁,也有這個能力,相信日后的動靜,會越整越大。
  • 張杰沈陽演唱會再創觀眾人數紀錄
  • 快手音樂人街頭演唱會火熱進行
  • 畢業季=分手季?小咪《我走后》
Copyright © 2018-2019 中華音樂網 版權所有 渝ICP備18016375號

商務合作:[email protected] 投稿點這里

法甲欧冠名额